资讯中心

广告教父的告诫:小心跳槽跳到无路可走

自由核时间:2015-06-04

莫康孙,在广告圈顶顶大名。从香港广告圈起步,经过全世界数个国家,最终选择落脚中国上海。41年来,在对广告业吐槽成灾的今天,依然热情、谦和地站在最前线。年过6旬,始终活力充沛,温文儒雅。微笑,已如同他脸上的第二层肌肤。到底,41年的从业经验赋予了这位前辈什么?而他,41年来又影响了什么?41年中的34年在同一家广告企业奋斗至今,他是自由还是逆来顺受?

这是《自由核》迄今最捂脸的一次采访。由于种种原因,出发前对这位大师说,我要来采访您,请帮忙准备摄影师。此种行径,就如同你对一位德高望重的长辈说:“我要请您吃饭,请您准备好豉油和鸡。”

到达时,一枚帅气的摄影师已经准备就绪。

上海的4A广告企业一向比其他城市来得富丽堂皇,坐在上海麦肯前台舒服的沙发上,目光飘过偌大的空间,那头紧闭的会议室里,莫康孙正和经典品牌可口可乐组的同事开会,隐约能听到几句英文,恍惚间,仿佛置身热播美剧《广告狂人》里。

采访只能用见缝插针来形容。老先生就像一只优雅的陀螺,在企业的不同楼层不同房间转来转去。被抓来当义务摄影师的创意总监跟了老先生好多年,在正式采访之前,丢了两个问题给他,希翼让老先生的形像更加立体:

莫康孙是什么样的人?

“坚持。不是那种很苦的坚持,而是发自真心的喜欢。大家开会前通常闲聊或者玩手机,他却是在ipad上用手指画画,为教堂的活动义务作画。放假,他会去朝圣,和家人该吃饭还是吃饭,该买东西还是买东西。他不是工作狂,他也不是不自由,他只是很懂得平衡。”

他的魅力源自哪里?

“我的理解是,神都是浮在空中的,但是他是踩在地上的。跟他工作,他会教你,会带你,你很容易感受到他的气息,很容易感染到你,会让你很有压力,让你不好意思比一个年纪那么大的人更加不努力,在一个企业三十几年,别人可能觉得很不可思议,但是在他身上很自然。”

下面,听听老先生自己怎么说。

你自由吗?

莫康孙说,[自由]这个词,让他首先想到的是小时候老师写在黑板上的作文题,例如《春天》、《难忘的暑假》或者《国庆节》,最后一个是自由题。他和小伙伴一样,从来没有挑过自由题,因为觉得无从下手。就像画画,如果不在桌面放一个东西,不管是一个苹果还是一个雕像,就没办法画。

“我觉得绝对的自由不是[自由]这个词所能形容的。[自由]这两个字本身还是有规有矩的。 自由是在脑袋里的。我不觉得我是没有自由的人。 家里有很多钱,不愁吃穿,这就是自由吗?人活着要为这个社会做点事情。按照我的家庭背景,我接受的教育(其父亲为医生、画家、慈善家),我反而觉得人要思考做人的价值在哪里?如果一个企业招聘了我,我很感激这个企业,因为我受到了认可。如果和一个团队合作,得到同事的引导,我也很开心。这些,都让我感到自己是有价值的。”

34年来,企业搬了二十多次。 搬家也搬了十多次,城市搬了7次,香港、新加坡、台湾、美国、北京、广州、上海,莫康孙经常在整理,不断丢东西。同一家企业,但是不同的办公室,不同的桌面,同事在变,客户在边变,环境在变,这些,对他而言都是流动的自由吧。

做人要忠诚

在面试的时候,面试官常常挑战面试者换工作太频繁不够稳定。换言之,就是对企业不够忠诚。

[忠诚]同样是莫康孙很在意的:“这么多年,我不是没有想过要跳槽,但是当我还没动的时候,很多人已经跳到第三家第四家了,他们同样会抱怨说这个不好那个不好。一开始,都想要自由的空间,更多的机会,更高的薪酬,如果新的企业都能满足,那他们肯定会大放异彩。很多人走,只是在新的地方部分得到满足,也有新的问题出现。看多了就感觉到,根本没有一个完美的地方。”

他经常挂在嘴边的话就是:“以不变应万变”,来回答别人问他为什么不考虑跳槽变动一下的问题。

因为当下环境没有发展空间所以选择离开是员工的普遍心态。很少广告人愿意一直做包装设计,或周而复始重复一种类型的工作。但是在莫康孙看来,空间是可以被创造的,要宣泄才华,可以有很多渠道,例如——艺术性的工作(图形设计、画画、写作),甚至是广告本行的公益广告。央视春晚公益广告《筷子篇》、《感谢篇》、《回家篇》、《春联篇》都是在这种观点下催生的。

小心跳槽跳到无路可走

“我不批评员工跳槽。企业的管理层本身也在变,很难要求下面的人要稳定。跳槽的员工有几种,来混的,混不下去要跳;有的是要追求一个更高的职位和薪水,我很恨这种人,因为功夫不会好。两年跳一下我可以接受,至少看到一年前的结果。这个社会需求年轻的生力军,但是当你到三十多岁,没有积累一定的成果,你就无路可走了。我也不能期待所有的员工都在广告企业里面呆一辈子,他们可以有很多的选择。越年轻想法越多。不要忘记,每一年年纪大了,选择就会越少。别人给你的看法就会越来越多。”

莫康孙出过一本叫做《老莫煲汤》的书。煲汤是急不来的,也正是有了足够的耐性和定力,才炖出他对广告业的原汁原味的观点和技巧。

对于离开后想要回来的员工,莫康孙说:“不必问原因,他们愿意回来就好。”

一面兴奋,一面沉着

莫康孙表示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是谁:“今年是41年了,做广告,但是我自己觉得没怎么变,每天上班都是很兴奋,为今天要做的东西和要见的人感到兴奋。我也不会觉得到了一定的层次就要扮成一个层次的样子,要讲那个层次的话。反正普通话说不好也没有人怪我。”

“沉着是很重要的。很多人开会很容易情绪化。年轻的时候容易动火,这很正常。年纪大的好处是,你下面的人很多,年轻人肯定比我火爆,我经常借助他们的势做我做不到的事情。很酷。”

问莫康孙上一次发火是什么时候。

“在出租车啊。应该不是在企业吧。很多事情是在外面,例如看到不能吸烟的地方有人在抽烟,影响到我的鼻敏感我就很生气。我也怕被打,如果看到对方太高太威猛,我就不讲话了。感觉这是理智的我。

如果失去理性我还是会骂人。在企业面对很火的事情,我也只是跟信任的人发泄一下。但是不会当面发出来,因为我知道发出来的后果是什么,所有我很少发。 ”

何为有价值的人生?

莫康孙说:“我喜欢[正能量]这个词。我不知道我这么说你们会不会笑。我是比较乐观,比较阳光。我相信物尽其用,天生我才必有用。我希翼做个有用的人。比如,回到一个很原始的社会,自食其力维持生命,我的用途就是能够维生。但是今天这种思想已经很落后了,大家都有技能。有用就是每个人在社会有一个角色,将自己的技能发挥到一个更高的层次。”

(原标题:采访: 麦肯?光明(中国)董事长 莫康孙 Tomaz Mok——41年广告匠心,文章有节选)


部分文章转载,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,请及时与本网站联系,大家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!联系电话:400-666-5643

原文来自:自由核

更多相关阅读:

跳槽职业发展职业规划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